地名文化

嘉泽地名由来:佘中与余中之别

2016-10-20 17:17  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政府 来源:民政局

花博会的顺利举办,让作为主场馆所在地的嘉泽知名度越来越高。嘉泽这个地名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当前,有不少人认为嘉泽地名由古地名“佘宅”而来。但是近期,笔者和常州市地方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余忠良在查阅有关资料时发现,嘉泽的老地名在宋代《咸淳毗陵志》中就有记载,并非“佘宅”,而应是“余石”;而且,有确切文献称宋代常州状元为余中,而不是嘉泽镇所说的“佘中”。

《武进县图》显示,今嘉泽镇一带有地名“余石”,就在鸡墩和太和观、后余之间,鸡墩就是现在的姬山,太和观至今仍为地名,而后余就是现在的厚余集镇。“余石”地名与与余中有着密切的联系。此前,嘉泽镇对外宣传“佘中”为当地宋代状元,是武进嘉泽人,墓葬在嘉泽,名曰“佘墓墩”,当地文化干部魏克明和武进部分文史专家就持有此观点。但记者遍查二十四史中的《宋史》,没有找到“佘中”这个名字,在《历代状元辞典》中也未发现佘中其名,但余中名字赫然在列。在《咸淳毗陵志》中,也有“余中字行老,宜兴人”、“熙宁六年余中榜”的记载,笔者在常州图书馆查询到,南宋常州无锡人费衮所著《梁溪漫志》卷九上有“熙宁五年乡荐余中榜第五人及第”,宋代《春渚纪闻》卷七有“余中榜”的记载。无论是宋代《咸淳毗陵志》,还是明代《永乐常州府志》、《成化重修毗陵志》、《万历常州府志》,都准确无误地写明“余中”,而到了清代编著的《乾隆江南通志》、《嘉庆宜兴县志》,已经讹成“佘中”,连清代常州编辑的《毗陵科第考》中也有“佘中”。

《毗陵科第考》的编者对为何将“佘中”列入宜兴人之列做了一番解释,称“佘中”中试那年,常州人邵刚是礼部第一,以前的志书认为“佘中”是宜兴人,但根据宋代常州人邹浩的孙子邹明远墓志记载,熙宁六年那科礼部第一、廷试第一都是晋陵人,常州府旧名晋陵,宋代士子的籍贯以一个州郡统称,不分县,概称晋陵人,武进西南乡里有地名“佘宅”,讹称“茶石”,相传系佘状元故居,编者认为佘中应该是晋陵人,但还是暂且算宜兴人。清代乾隆《武进县志》编撰者也未搞清楚“佘中”究竟是谁,但是在该书中,一个故事值得玩味:“佘学士墓在佘宅港,今名佘墓墩,未详何人,嘉靖间诸生蒋怀珍尝就馆其地,夜梦绛衣博带者即榻呼其名曰,子亦斯文,奈何令童子溺我寝所?蒋惊异,遂徙去,或云余中讹余为佘,非也,余中墓在宜兴。”根据常州图书馆提供的大量史料,可以基本推断,余中名字讹变成“佘中”是在明末清初。“佘宅”地名出现也是在明末清初,可能是因战乱引起地名变更。

在嘉泽当地,老干部余同顺等一批人相信,“佘中”本姓余,“当年逃回家乡时,为了躲避追兵,将余改成了佘。”据《毗陵余氏宗谱》、《咸淳毗陵志》等相关书籍记载,性格耿直的余中仕途多舛,他曾是王安石变法的忠实拥护者,后因变法失败被革职。宋哲宗时代又被重新启用,历任国子监修撰、秘书省正字、秘阁教理等。宋哲宗绍圣2年,还曾出使辽国。回国后,上书朝廷,建议修葺北部城池,以防辽兵入侵,朝廷未予采纳。20多年后,金兵大举南下时,人们才想起当年余中的建言,却为时已晚。关于余中最后的结局,说法不一,有的说,是辞官回乡,隐姓埋名;有的说是遭人暗算,余中满门被斩,合葬于今嘉泽镇窑港村北,称佘墓。据称,上世纪六十年代时,“佘墓墩”上曾挖出了57箩白骨。除了传说,余同顺和朋友们一起查阅了很多资料,包括《明永乐常州府志》、《状元史话》、《中国科举考试制度》、《毗陵余氏宗谱》等,证明佘中本姓余,是后人因口误或笔误所致,以致后来以讹传讹,称为佘中。至于史志中“佘中”的记载,常州图书馆馆员、古籍专家朱隽认为古书刻印后可能发生虫蛀、浸水等影响阅读的因素,或者因刻板工人刻错,也有可能是传抄时没有注意到的讹误,造成“余中”变成了“佘中”。

究竟是“佘中”还是余中,究竟是宜兴人还是武进人,本地文史界颇有争论,常州文保中心文史专家陈伟堂撰文认为应是余中,是宜兴人,魏克明认为是佘中,是武进嘉泽人,而武进方志老专家张尚金认为可以两说并存。但常州图书馆馆员、古籍专家朱隽认为,从隋朝开始开科取士一直到晚清,一千多年的科举史上并没有一个叫“佘中”的状元,只有宋代余中,按照“事近为实”的原则,宋代人写宋代事,且有多种书可以互证,要比清代人写的更为可靠。

从字形看,“余石”与“茶石”有些接近,而在《咸淳毗陵志》中,余石附近有后余、余柯等地名,后两个仍继续至今使用,但是余石地名却消失在了历史的风烟里。自古以来,人们的故乡只有一个,一般是上推三代,曾祖、祖父住的地方就是故乡,一方面,宜兴以《咸淳毗陵志》等官修史书坚称余中是宜兴人,而武进嘉泽以《武阳合志》为依据称“佘中”是嘉泽人,究竟孰是孰非,结论只能有一个。

目前,嘉泽当地将“佘中”作为地方文化的一个品牌加以褒扬,在镇区建设了佘中广场,并且正在加紧建设状元坊街区,但如果连状元的籍贯地都没有搞清楚的话就建设纪念性建筑,是否显得有些仓促呢?

 

(作者:武进地方文献研究会    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