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名文化

“一百亩”田

2016-08-18 12:16  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政府 来源:民政局

很早以前,常州东门外有个大富翁,姓顾名孟兴。据说他所有的田地加起来,要占到整个武进县城的一只角哩,故人送别号“顾一角”,家就住在今郑陆镇三河口街南里许的顾家坝。顾家坝旁的菖蒲沟之南有块良田,面积不下一百亩,是顾家最大的一块田产。有一年农历四月十三日,临近的江阴申港镇迎来了一年一度的庙会,大清早,去申港赶节的过路人络绎不绝,人们看到路旁这块大田中的小麦早已黄熟,却尚未收割,便议论纷纷:“莫非这户人家死了人?这样老的麦子,还不收割?”

原来,顾孟兴田地多,有不少散落在县内各个不同的地方,他一般先到较远的地方收麦,这才把自家门口的麦子耽误了下来。听到人家这样讲,顾孟兴心中十分气愤,便在路中高喊:“谁来帮我割麦,酒肉相待,工钱加倍!”赶节的人听了这话,心想割麦有酒肉吃,有工钱拿,那还赶什么节呢?纷纷前来应雇,顿时,这块大约一百亩的田内,人流如潮,割麦的割麦,挑麦的挑麦,锄田的锄田,运肥的运肥,车水的车水,莳秧的莳秧,闹忙非凡,田里足有两三百人,忙到傍晚时分,不但麦子收好、稻田锄好、肥料施好、河水车好,就连水稻秧都莳好啦!这时,许多到申港镇赶节回家的人,看到顾家这一百多亩田里已是翠绿一片,不禁大吃一惊,纷纷说道:“空早头一片麦,夕夜快一片绿,难道有神仙相助?”

俗话说,风水轮流转,富不过三代,穷不过三代。一次,顾孟兴带领儿子和年幼的小孙子巡视家业,指着这成片的一百多亩田说:“这么大的田,永远只会归我们家所有。你们想,一百多亩大的田块,谁能买得起呢?”他的小孙子童言无忌,不假思索地说:“整板豆腐无人买,划成小块不是都卖掉了?”顾孟兴顿时长叹一声说:“不好了,后代败子出来了!”

果不出其然,顾孟兴死后,顾孟兴的小孙子逐渐长大成人。他好逸恶劳,整天在邻近街上赌钱,他父亲也管不住他,把个外乡零零碎碎的田地都输光了,只留下这块一百多亩大的田地,被他父亲死死掐在手中。父亲见儿子如此沉迷赌博,屡教不改,气愤之下,不久也病死了。父亲死后,他一下子没了约束,更加沉迷于赌钱。原来,这块一百多亩的大田是没有田埂的,人们也根本买不起。顾孟兴的小孙子就叫人筑起了几十条田埂,把这块一百多亩的大田划成了几十块小田,先后卖掉拿去赌钱,结果又输了个精汤光,顾家从此彻底败落。

由于这几十块小田都是从那块一百多亩连片的大田中分出来的,故大家习惯上把这分出来的几十块小田合称为“一百亩”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