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名文化

白米塘头

2016-08-09 15:10  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政府 来源:民政局

白米塘头是指今郑陆镇东青街永武桥向西方圆数百米的一段地方,过去这里并没有名字,是块面积数十亩的良田。

今横山桥镇芙蓉一带过去地势低洼,常遇水灾,有一年,距东青二十里开外的横山桥芙蓉一带因地势低洼,遇上水灾,刚插下去的秧苗,被一场洪水彻底淹没了。等到洪水一退,有余粮的人家就重新播洒稻种,等来日秧苗长成后再行补莳;也有一些穷苦人家,麦子打上来的时候,稻谷就吃完了,春夏之交常以麦食杂粮和野菜瓜果度日,根本没有余粮补种,一时间秧苗十分紧缺。

东青一带地势较高,秧田里水位只有半尺深,加上这里的水稻属于抗水性较强的品种,秧苗长势喜人。换在平时,大家都不会在意,可遇上了水涝,这事就传开了。

没过几天,五、六个结伴外出急着找秧苗的芙蓉人就摇着小船慕名来到了东青的这块高田旁,见这里的青苗长势旺盛,就找到田主,想购买这块地里的青苗。田主一看这么多人来买他的苗,要是全卖给他们,自己的田里就插不满了,如果再补种,收成自然不如现在这般好,加上他们又操着一口武进、江阴、无锡三交界地段的外乡口音,就不大愿意卖给他们,便说:“卖也可以,但是我这苗如数卖给你们,自家的田就种不满了,这价钱可不低,要按八百斤稻谷的折价兑换一亩秧苗钱。”买苗的农民一听顿时傻了眼,他们有钱早去镇上买种了,哪里会四处找苗,吃惊地说:“什么?八百斤稻谷的折价才能买一亩秧?哪里有这么高的价钱?!”田主说道:“你们拔回去种的话,一亩田秧可以莳二十亩左右的田,按一亩田能出四百斤稻计算的话,你们还能赚十几倍呢!”芙蓉人辩道:“帐不能这样算啊,我们种田还要天帮忙,如果再下大雨,今年我们将颗粒无收;而你种一亩秧苗,才几十斤稻谷,稳赚十几倍的是你啊!”双方争执不下,最终谈到用六百斤稻谷的折价买一亩秧苗。可这帮穷苦的芙蓉人就连六百斤稻谷折价的钱都付不起,再三恳求田主说,秋后打了粮食必定亲自登门感恩奉还。田主一听就急了,心想,我们远在芙蓉,又不认识你们,万一秋收不保,赖起帐来,吃亏的是自己,就断然拒绝了跟这帮芙蓉人交易。这些芙蓉人见田主下了逐客令,只得搭拉着脑袋离开了他家。

这几个芙蓉人从那位田主家出来后,望着田主地里长势喜人的青苗,个个羡慕得轻声抽泣。一位胆子大点的芙蓉人说:“弟兄们,我有办法能得到秧苗,不知你们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干?”其他几个人一听耳朵都竖了起来,赶紧询问计策。众人围过来后,他轻声地对大家说,不如连夜“拔”走这位田主家里的那亩秧苗,待秋后丰收再来归还。众人听了都说好,如今之计,也只能这么办了。

主意商定后,他们就把船摇到数里之外,吃过随身携带的干粮,早早地在船上睡下了。待到日落之时,他们将船摇回永武河畔那片长势喜人的田边,系好缆绳后,立即登岸拔秧。晚上几个人低着头拔秧,只有轻微的“唰唰”声,住在附近的人根本无法察觉。就这样,他们一夜之间“拔”走了一亩地的秧苗,待到天亮时,小船早已摇得不知去向。

田主早上出来查看秧苗,没由地大吃一惊,一亩田秧苗竟然被人全部拔光了!回想昨日情形,顿时恍然大悟,定是被那帮芙蓉人偷走了!田主懊悔万分,早知如此,不如把秧苗卖给人家,说不定人家秋后丰收真来还稻谢恩,现在人家被逼无奈,只得连夜偷苗。要怪只怪自己太贪婪,人家有钱,怎么会不给呢?事已至此,田主只得自认倒霉。

一晃到了秋天,好在水退后总算风调雨顺,庄稼喜得丰收。那些个芙蓉人不忘当初之约,就聚在一起商量去东青归还稻米之事。那位胆大的芙蓉人说:“我们连夜拔苗已是大错,如今庄稼喜得丰收,这帐我们一定要还!可我们直接去田主家里,实在无脸见人,不知大家有什么好办法?”旁边一位芙蓉人说:“不如我们把大米放在他家田里,这叫物归原位,你们看怎样?”众人听后纷纷附和。

是夜头更时分,天空突降大雾,他们载上白米,连夜赶到东青,将白花花的大米从船上挑到田里,倒在事先铺好的蒲包上,一切料理停当,天刚蒙蒙亮。这些芙蓉人又怕这些大米给别人取走,就指令一位跑步较快的人,走到田主家门口,对着田主家高喊:“有人到你家田里偷稻喽!快去看看!”喊完拔腿就往船上跑,趁着大雾,迅速摇船而去。

田主和田主村上的人一听有人偷稻,纷纷从被窝里爬了出来,他们跑到田里一看,只见田主地里堆满了数百斤白花花的大米!田主回想当初偷苗之事,知道定是芙蓉人前来还米,不好意思相见,才用了这个办法。他把白大米搬回家一称,不多不少,刚好六百斤!不禁感叹起芙蓉人的信义来了,当时谈好是六百斤稻谷的折价,如今却归还六百斤大米,知道有感谢他的意思在里边,内心甭提有多感动了。

经过这件事后,田主村上的人都感动于这几位芙蓉人的信义,遂把河边那块堆过白米的田称之为“白米塘头”。随着世事变迁,今白米塘头一带多为民居、道路所占,所剩田块已不足一亩。